zombie
> > > >
> > > >
  • BTC
    $16277.9 0.58%
  • ETH
    $1183.41 0.97%
  • XRP
    $0.384 0.97%
  • BNB
    $296.3 -0.2%
  • ADA
    $0.3081 1.22%
  • SOL
    $13.45 3.06%
  • DOGE
    $0.1015 6.62%
  • UNI
    $5.32 1.53%
  • MATIC
    $0.8316 1.25%
  • FLOW
    $1.09 -0.27%
  • BTC
    $16277.9 0.58%
  • ETH
    $1183.41 0.97%
  • XRP
    $0.384 0.97%
  • BNB
    $296.3 -0.2%
  • ADA
    $0.3081 1.22%
  • SOL
    $13.45 3.06%
  • DOGE
    $0.1015 6.62%
  • UNI
    $5.32 1.53%
  • MATIC
    $0.8316 1.25%
  • FLOW
    $1.09 -0.27%

Maker 史上最大規模重組,DAI 未來或與美元脫鉤

2022/11/01 16:32
Maker 史上最大規模重組,DAI 未來或與美元脫鉤

Maker 為抗審查做準備,可能會永久改變 DeFi 生態。

MakerDAO 向其 「Endgame Plan」(終極計劃)又近了一步,MakerDAO 已經通過了一項治理提案,開始向其「終極計劃」過渡,將推進其歷史上最大規模的重組。在最近多數票支持引入八項 Maker 改進建議(MIP)後,MakerDAO 將推出 MetaDAO,並啟動一個新的資金庫,為該協議創造更多收入。該計劃從根本上改變了 MakerDAO 的多個方面。

USDC 和「現實世界資產」(RWA)

2021 年 10 月,MakerDAO 創始人 Rune Christensen 公佈了他對 Maker 的新願景,圍繞著一個他稱為 「Clean Money」 的概念。這是一種利用 DAI 的擔保來應對災難性氣候變化的方式。

Rune 特別提到 USDC,因為它代表了 DAI 穩定幣最大的潛在風險之一。根據 makerburn 數據,流通中有 81% 的 DAI 是由「穩定質押品」鑄造的,以 USDC 為主。與其他資金庫不同的是,穩定幣資金庫沒有超額質押。 USDC 和 USDP 加起來約佔代鎖定的質押品總額的 42%。這些穩定幣對 DAI 來說存在風險,因為發行人可以選擇將這些代幣列入黑名單,使其失去價值,但 Maker 將認為它們繼續具有美元的價值。這是它試圖減少風險敞口,轉而投資美國國債的動機之一。

除了穩定幣,Maker 越來越依賴其他現實資產、跨鏈橋資產和其他可能受到監管機構和執法部門壓力的資產。Maker 的批評者多年來一直表示,這是一種站不住腳的情況,因為這些資產從根本上破壞了 Maker 成為「抗審查穩定幣」的目標。Rune 希望,當他宣布 「Clean Money」 計劃時,Maker 能夠將資產從 USDC 轉移到其他債券,從而提高其收益。這將使監管機構或執法部門難以迅速封殺 DAI。

Maker 的「終極計劃」(Endgame Plan)

Maker 的終極計劃是對 Maker 協議的許多方面進行根本性的重新設計。其中一個變化是創建各種 MetaDAO——擁有 Maker 功能或增長部分的小型社群。名義上,MetaDAO 應該幫助管理 Maker 治理一直在努力解決的一些政治和人際關係問題。每個 MetaDAO 都有自己的資金庫,MetaDAO 不會控制這些資金庫,而是由 Maker Core DAO 控制。

每個 MetaDAO 也將有自己的代幣,操作自己的前端,並將有 yield farming。 MakerDAO 將從一個雙代幣系統(加上質押品)轉變為一個多代幣系統,通過複雜的代幣經濟系統,允許 MetaDAO 創造自己的價值,同時仍將價值返回給 Maker Core。目的是讓 GovernorDAO 負責組織 Maker Core 的去中心化勞動力,CreatorDAO 專注於 Maker 生態系統中的增長和創新, ProtectorDAO 專注於調解 Maker Core 與現實世界的互動。

Maker Core 仍然由 MKR 持有者而不是 MetaDAO 代幣持有者管理,將始終保持對所有 MetaDAO 及其資產的控制。 MetaDAO 中的投票是信號,執行要由 Maker 管理層投票。除了打破 Maker 目前的組織結構,終極計劃還打算從根本上改變 MakerDAO 所採取的質押品類型和立場。

Rune 認為:

對加密貨幣的物理打擊可能在沒有事先通知的情況下發生,被「無意中傷」的合法用戶也沒有維權的可能性。這違反了我們過去用來理解 RWA 風險的兩個核心假設,使威權主義威脅更加嚴重。

Rune 在 Maker 中加入這些變化的動機是希望 Maker 更能抵禦審查,讓監管機構更難施加壓力。

Rune 為 Maker 設立了三個階段:

  • 第一種叫做「鴿勢階段」(Pigeon Stance),基本上就是 Maker 現在的狀態。在這一階段(計劃持續兩年半)中,Maker 專注於賺取收入並為下一階段存儲 ETH 。
  • 兩年半後,除非推遲或提前開始,否則將進入「鷹姿階段」(Eagle Stance),將可扣押資產減少到總資產的 25% 以下。如果有必要,他們打算在這個時候打破 DAI 與美元的掛鉤。
  • 最後是「涅槃階段」(Phoenix Stance),只有在全球不穩定時期或質押品可能遭受攻擊時才會啟動。記住,這種情況隨時可能出現,而且沒有任何警告。在這一階段,所有剩餘的可扣押資產被出售,獲得更多的 ETH。

最後,如果資金庫不足以清償債務,而協議盈餘又不夠,那麼 MKR 將被出售到市場上以保持協議的償付能力。

Maker 實際上改變是什麼?

在「終極計劃」之前並沒有做出所有這些改變。他們創建了一個由協議控制的仿真保險庫,用於保存 stEth。它擴大了一些核心單位的授權範圍,改變了質押流程,並刪除了一些舊的改進提案(MIP)。啟動第一批 MetaDAO 的過程正在開始。

計劃的其餘部分尚未公佈,但在某種意義上已經開始了倒計時。預計三年後將轉向「鷹姿階段」,並可能打破與美元的掛鉤,但 MKR 代幣持有人仍然可以選擇無限期推遲過渡。 MKR 持有者最終可能會被激勵無限期地延長「鴿勢階段」,並繼續尋找繼續提高收益率的方法。

打破 DAI 與美元的掛鉤的後果

如果 MakerDAO 選擇進入「鷹姿階段」並打破固定匯率,那麼它將對整個生態系統產生二級影響。任何隱含或明確假設 DAI 與美元掛鉤的協議都會面臨脫鉤問題。 MakerDAO 創始人 Rune Christensen 是目前為止推動協議改變的最大聲音。他正確地識別了協議的風險,提出了他支持的解決方案,並通過了信號表決。但他設計的「鴿勢階段」的結構可能會讓 MKR 持有者可以「不作為」而獲利,從而消減他們處理所發現的問題的積極性。如果「解決方案」繼續推進,它將永久改變對 DAI 的需求及其在生態系統中的位置,並可能破壞其他協議。

原文連結

本文經授權轉載自Foresight News

join Zombit

加入桑幣的社群平台,跟我們一起討論加密貨幣新資訊!

桑幣區識 Zombit

桑幣筆記 Zombit 為專業的區塊鏈財經自媒體,利用自身的金融和區塊鏈知識,提供區塊鏈相關的時事新聞、專題專欄、新手教學和趨勢週報...等,協助大眾吸收正確的資訊,並和社群朋友站在一起,互相扶持成長。

zombie

桑幣正在徵文中,我們想要讓好的東西讓更多人看見!
只要是跟金融科技、區塊鏈及加密貨幣相關的文章,都非常歡迎向我們投稿
投稿信箱:[email protected]

為提供您更多優質的服務與內容,本網站使用 cookies 分析技術。若您繼續閱覽本網站內容,即表示您同意我們使用 cookies,關於更多相關隱私權政策資訊,請閱讀我們的隱私權及安全政策宣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