zombie
> > > >
> > > >
  • BTC
    $17323.34 1.88%
  • ETH
    $1297.36 3.21%
  • XRP
    $0.3950 0.81%
  • BNB
    $296.19 1.78%
  • ADA
    $0.3281 2.38%
  • SOL
    $14.00 3.88%
  • DOGE
    $0.1041 0.75%
  • UNI
    $6.38 3.74%
  • MATIC
    $0.9407 3.15%
  • FLOW
    $1.16 6.03%
  • BTC
    $17323.34 1.88%
  • ETH
    $1297.36 3.21%
  • XRP
    $0.3950 0.81%
  • BNB
    $296.19 1.78%
  • ADA
    $0.3281 2.38%
  • SOL
    $14.00 3.88%
  • DOGE
    $0.1041 0.75%
  • UNI
    $6.38 3.74%
  • MATIC
    $0.9407 3.15%
  • FLOW
    $1.16 6.03%

PoS 後 V 神首個專訪:中心化被「過度炒作」

2022/09/26 19:11
PoS 後 V 神首個專訪:中心化被「過度炒作」
  • 原文標題:《Post-merge and beyond—the next era of Ethereum begins》
  • 原文來源:BanklessHQ
  • 原文編譯:Mary Liu、Derrick Chen,比推 BitpushNews

以太坊合併完成後,Vitalik Buterin(以下簡稱 V 神)接受 Bankless 專訪,分享了他對合併、以太坊路線路、質押等的看法,比推編輯部為你整理了採訪中的關鍵要點。

主持人:在經過多方的綜合考量之後,我們感覺最終定下來的 PoS 設計是一個簡化版的設計,並不能夠滿足所有人的野心。那你覺得如果再等一等,是否會找到一個新的設計,還是說現在的設計就已經是最終的、邏輯上最優的設計呢?

V 神:

我感覺你提了兩個問題。第一個問題是,長期來講,PoS 鏈是否有一種更好的形式?第二個問題是如果我們的研究團隊花了更多的時間去研究的話,是否有更好的過渡方式。

對第一個問題來說,我們距離最佳的 PoS 鏈的狀態還有很遠,還有很多改進可以做。第二個問題,這是不是 Merge 的最好形式,我覺得可以說是。如果我有回到 2014 年的機會,我可能會用一種更簡單的設計,然後 2018 年就進入 PoS。我們現在完成了我們一開始設定的一些目標,但是目前也有一些安全性上的問題出現,我們也正在著手解決。所以如果說我會做什麼改變的話,我可能會說一個更簡單的 PoS,然後更早合併。當然,我也希望其他的 PoW 鏈在接下來四年遷移到 PoS 機制上來。

主持人:對於所有人來說,合併來的太晚了。中間肯定有一些攻擊和社區的分歧,當然也有一些收益;PoW 機制讓礦工和很多其他實體都收益不少。所以,有沒有什麼特別重要的事情,你願意重來並且改變的呢?

V 神:

如果我們能避免那些攻擊和分歧當然是最好的。我覺得 Layer 2 的路線圖可以更被優化,我們可以花更多的資源在 Optimism 和 Arbitrum 上。

我覺得我們做的很多事情是「發現了一百種錯誤的燈泡製作方法」。我們花了很多資源探索不同的道路和試錯。關於擴容的事情,我們從意識到擴容這件事到開發方案花了很長時間,Plasma 和 Rollup 那些,而且我們還發現有很多人的目的沒有那麼複雜,對他們而言擴容可能並不是那麼必須。

Bankless 主持人:我們現在處於以太坊路線圖的什麼位置

V 神:

如果我們查看合併路線圖,合併(The Merge)已經完成了,合併部分中尚未完成的包括帶有提款的合併後硬分叉,這顯然是合併後的下一個重要優先事項之一,這是一個非常簡單的硬分叉,我認為此時的主要爭論是與 EIP-4844 同時做,還是先做分叉,然後再做 4844。分佈式驗證器(distributed validators)仍在開發中,雖然沒有 100% 完成,我猜他們已經取得了相當大的進步(如驗證節點項目 DVT aka SSV)。

如果從更長遠的角度來看,我們在 Single Secret Leader Election (SSLE) 方面取得了一些偉大的工作,相關的密碼學原理已經成型。

接下來是單槽終結(Single-slot finality),這是一個更大的項目,我認為它是在路線圖中真正提早開始的項目,因為人們認識到它更多的價值和重要性,並且我認為這是我們將不得不在某個時候與社區進行大規模公開討論的事情之一,因為單槽終結有巨大的好處,但同時也有一些成本,例如存款規模為 32 ETH 的情況下可以期待什麼最終結果,我們希望能夠在 32 ETH 或類似的情況下也能將終結時間減少到單個插槽。

然後是 The Surge,事情顯然已經重新洗牌,新分片設計 EIP-4844 更有優勢,而且基本上已經等待部署了。接下來是 The Verge -Verkle Tree(進一步分散網路,允許個人運行節點), 我認為在實施 Verkle 樹方面取得了很大進展,目前的主要癥結在於,從我們現有的樹結構到 verkle 樹的過渡將是一個巨大的開發挑戰,並且仍然存在關於如何做到這一點的爭論。我認為總的來說,相對於實現可擴展性,它的優先級已經被降低,因為可擴展性對於以太坊來說非常重要。

關於 The Purge,History Expiry EIP-444 取得了很大進展,Ban-self-destruct 我想我們隨時可以開啟部署,State expiry 被降低了很多優先級,因為提議者 Builder 分離,基本上如果你有 PBS 並且你有 Stainlessness,那麼實際上必須持有整個 state 的參與者的數量非常少,普通驗證者不必持有 (state),因為普通驗證者只需要驗證其他的區塊而不是在創造自己的區塊,State expiry 優先級的降低確實給了我們很大的自由來首先弄清楚其他東西,就像使以太坊協議更簡潔,擺脫 rlp,清理塊結構,但可能需要再花一年左右的時間來為此鋪路。

主持人:質押經濟學是否計劃在某個時候改變,如果改變會是什麼樣的?

V 神:

我可以看到其中一個可能是,有一些方法可以使存款和取款至少在正常情況下更快,比如,如果鏈最終確定,允許大量的存款和取款發生,這樣會讓驗證者的體驗更容易,也會減少參與權益池的動機,並且更容易擁有更小和更去中心化的權益池,所以這是第一個。

第二個是對「礦工可提取價值」(MEV,Miner Extractable Value) 架構的更改顯然會影響質押的經濟性,我們將添加 Mev 平滑機制,基本上迫使 Mev 收入重新分配給所有 ATF 驗證者,而不是集中在其中一個,那麼這將減少質押收入的方差,也降低了成為質押池一部分的動機。所以我認為由於質押可能發生的一些變化,質押經濟學會發生很多變化,就像我認為對以太坊的長期夢想基本上是,質押者所要做的就是下載並驗證一堆數據,然後簽署。如果是這樣的話,那麼就像在手機上進行質押將是非常可行的,但我認為這需要五到十年才能實現。

主持人:以太坊轉 PoS 後,質押中心化的擔憂存在嗎?

V 神:

我確實認為這個問題被過度炒作了,讓我們看一下比特幣,三個礦池控制了超過一半的比特幣網路,五個礦池控制了 80%,並不比現在做的以太坊權益證明更低,以太坊研究團隊中的很多人都對 LIDO 的某些方面持批評態度,我知道因為喜歡以太坊而捍衛它很重要,但 Lido 絕對不是單一中心化參與者,不是你想像的所有者/管理員/開發人員有能力拔掉插座而變成某種攻擊的參與者,它是一種協議,像一些相當多的子驗證者一樣,我們每個子驗證者都只有百分之幾的股份。

顯然,把 Lido、 Coinbase 和 Kraken 和其他一些參與者加起來確實不少,這是一個令人擔憂的問題,我認為短期來看好消息是,這些參與者都是熱愛以太坊的人,他們確實希望以太坊繁榮,所以我認為他們在短期內做出可怕事情的風險很低。所以我的意思很明顯,我們應該讓生態系統歡迎每一個中心化的資產抵押提供者,顯然人的良好意圖不是我們能長期依賴的東西,因為我們要成為一個去中心化的生態系統,我認為從長遠來看,有一些好的解決方案是對的。

原文連結

本文經授權轉載自律動 BlockBeats

join Zombit

加入桑幣的社群平台,跟我們一起討論加密貨幣新資訊!

區塊律動BlockBeats

專業的區塊鏈研究機構與資訊平台

zombie

桑幣正在徵文中,我們想要讓好的東西讓更多人看見!
只要是跟金融科技、區塊鏈及加密貨幣相關的文章,都非常歡迎向我們投稿
投稿信箱:[email protected]

為提供您更多優質的服務與內容,本網站使用 cookies 分析技術。若您繼續閱覽本網站內容,即表示您同意我們使用 cookies,關於更多相關隱私權政策資訊,請閱讀我們的隱私權及安全政策宣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