zombie
> > > >
> > > >

FTX 帝國的興衰:從 VC 角度完整頗析 SBF 如何打造帝國,又如何毀於一旦

2022/11/16 04:20
FTX 帝國的興衰:從 VC 角度完整頗析 SBF 如何打造帝國,又如何毀於一旦

前 The Spartan Group 合夥人、Blockcrunch 創辦人,同時也是創辦 Web 3 天使投資人組織 Tangent 的 Jason Choi,在推特上分享了從他 VC 的角度所看到的,關於 Alameda、FTX 與 SBF 的一切。坐穩了,內容很長但很精彩….

(以下內容翻譯自 Jason Choi 推文,如有出入請以原文為主)

我在 FTX 開始之前就認識了 SBF,見證了他們的興衰,我個人受不了紐約時報專訪中對他的粉飾,如果有人想知道真相,請將這篇推文發送給他們。

Alameda 和 FTX 的故事可以用 SBF 的「大賭注哲學」來概括。他們做出的每一個重大決定都與獲得更多槓桿有關——通過欺騙性籌款、金融工程,以及最終的徹頭徹尾的詐欺,正如我們將在接下來看到的那樣。

2018 年 11 月至 2019 年 1 月間,一家名為 Alameda Research 的小型對沖基金開始向投資人借錢,並承諾「無風險的高回報」。

那年晚些時候,FTX 計劃於 2019 年 7 月推出,並在 2019 年 8 月宣布從多個基金中獲得 800 萬美元的種子資金。

且在一份投資者備忘錄中,Alameda 與 FTX 之間的關係被認定為是一種風險,SBF 個人對兩者的分割承諾也存在隱憂。

根據我的主要資訊來源(將保持來源匿名),據稱 FTX 是 Alameda 用獲取資金的途徑,因為後者難以籌集資金。這是無法證明的內部聊天記錄,所以我們將這部分保留給法庭認定。

在早期階段,Alameda 在 FTX 的交易量中佔很大比例是一個所有人都知道的秘密。該公司員工告訴我,Alameda 有一個專有的 API 密鑰,可以比任何用戶更快地訪問,這意味著 FTX 能夠為 Alameda 提供一種從客戶那裡獲利的系統性方式。以下是我發送給 FTX 投資者的消息:

2019 年 9 月左右,據稱 Alameda 試圖操縱幣安交易所上的上的期貨市場,但被幣安擊退。然而,這可能種下了幣安和 FTX 之間矛盾的種子,也注定了 FTX 的終結。

隨著 FTX 的持續增長,它對資本的胃口越來越大,在所謂的「DeFi Summer」時期,FTX 通過創建基於 Solana 的去中心化交易所 – Serum 來炒作 DeFi 賽道。

籌資的模式是鼓勵快速參與而不是花時間調查——投資者越快參投,價格就越低。以下是 Serum 籌款數據的部分截圖,幾個小時的時間差,投資人的成本就差了 50% 以上。

在這之後,FTX 直接參與了多個 Serum / Solana 生態系統項目,例如 FIDA 、Oxygen 和 MAPS,所有代幣都在短時間內推出。SBF 在 2020 年 12 月的所有推文都在傳銷這些項目。

根據我的消息來源,Serum 主要是由 FTX 的正職員工運營的,一些 Serum 生態系統項目被視為第三方項目,但實際上也是由內部孵化/運營的。

FTX 為什麼要這樣做?

首先,我們必須釐清當時的時空背景。假設 Alameda 和 FTX 比他們表面上的還要接近,那麼在那個時候(2020 年冬季),Alameda/FTX 內部可能發生了一些變化

換句話說,Alameda 放棄運行 delta 中性策略,因為其優勢逐漸消失,並選擇開始承擔加密貨幣領域的巨大定向風險。他們利用大量的槓桿來實現這一點。這裡有一個詳細的文章供您參考。

Serum 資產如何融入新策略? 它們很可能被用作啟用上述槓桿的抵押品。所有交易都在低流通下進行。這使他們更容易操縱價格,並用它們來填補資產負債表。

舉個例子:假設 Alameda 以 1,000 萬美元的「完全稀釋估值(FDV)」向一個半孵化項目投資 200 萬美元。 FTX 之後在其交易所上架代幣,但僅將總代幣的 1% 投放在市場上。由於市場流動性稀薄,Alameda 只需幾百萬美元就能支撐價格,藉此創造一個「假」的 FDV,比如 10 億美元。突然間,200 萬美元就膨脹成了 2 億美元的紙上富貴。這是業內人士稱之為「山姆幣(Sam coins)」的公開秘密。注意這些代幣的流通供給:

通過這種方式,Alameda 創造了一個看似龐大且多元化的資產負債表,然後它可以借用它來為定向押注提供資金。另一方面,FTX 還上下了這些「山姆幣」的掉期合約,這意味著 Alameda 可以透過做空來鎖定未解鎖代幣的利潤。

質疑這些計劃合法性的內部人士被 SBF 霸凌,並威脅要保持沉默。其中一個受害帳戶

總而言之,這個馬戲團為 Alameda/ FTX 創造了數億美元的股權價值,基於一個流動性非常低的市場,正如其洩露的資產負債表所顯示的那樣。儘管如此,這與其 FTT 持倉相比仍是九牛一毛。

一些 Serum 系代幣和 FTT 本身被用於在 FTX 作為抵押品(唯一允許使用此類資產作為抵押品的交易所)進行借款。

這很可能是 Alameda/FTX 造成數十億美元漏洞的原因: Alameda 以非流動性抵押品作為抵押品,借錢充當賭金,隨著今年市場的下跌,這些融資被斷頭,導致 Alameda 不得不動用 FTX 用戶資金來滅火。

這意味著 FTX 上的流動性儲備此時可能已經低於用戶存款,但如果有足夠的時間,能夠讓 FTX/Alameda 的非流動性資產逐漸解鎖,這個漏洞很可能是可控的。然而,幣安執行長趙長鵬(CZ)直接引發了擠兌(稍後會詳細介紹)。

由於所有這些危機都在台下醞釀,SBF 依然在積極推動主流合法性並建立監管護城河。

這兩件事可以確保 FTX 股權價值和 FTT (他們用來為槓桿提供抵押品)免於崩潰。為此,FTX 加大了行銷力度,最引人注目的例子包括:以 1.35 億美元的價格買下邁阿密熱火隊體育場的冠名權,成為拜登的第二大捐助者,以及加入馬斯克的推特收購注資(失敗)。

隨後的幾輪融資將 FTX 的估值推高至 320 億美金(2022 年 1 月),Paradigm、紅杉資本、Tom Brady、淡馬錫都參與其中,在面向零售投資人大肆宣傳下,FTX 迅速佔據了主流市場份額。

在零售市場份額的增長和積極的融資活動中,SBF 也在持續推動政策。需要注意的是,SBF 的父母 Joseph Bankman 和 Barbara Fried 都是史丹佛法學院的教授。

上述內容很重要,因為眾所周知,這個家庭與美國的民主黨人有著密切的聯繫。 可以在此處找到有關 SBF 的家庭關係和「深層」政治關係的更詳細線索。

這些都是相互關聯的,因為 SBF 正在運用他龐大的政治力量為 FTX 建立監管護城河。2022 年 10 月,FTX 提出了一項監管標準,該標準廣泛支持 FTX 而不是任何 DeFi 競爭對手。

更重要的是,在此之前,Alameda 當時的聯席執行長 Sam Trabucco 宣布他將於 2022 年 8 月從該公司卸任。這在當時並沒有引起太大的警覺……但這應該要被注意到。

一個月後,FTX 以 14 億美元的價格收購了 Voyage Digital,這是一家因三箭資本破產而連帶受到影響的 CeFi 公司。法庭文件顯示該公司有 > 10 萬名債權人和數十億美元的負債。

為什麼 FTX 在 Voyager 本身處於現金緊縮的情況下還要競標收購它?

可能的解釋是,FTX 會選擇救助那些持有大量 FTT 資產的實體以防止代幣被強制拋售,因為它自己的大部分槓桿都使用 FTT。

不久之後,由於 SBF 試圖在華盛頓建立合法性,他和 CZ 在推特上爆發口角。(以下是已被SBF 已刪除的推文)

此後不久,CoinDesk 發布了有關 Alameda 資產負債表的相關文章,理由是其 146 億美元的資產中有很大一部分是 FTX 團隊本身發行的資產。

鯊魚現在聞到血腥味了。

2022 年 11 月 6 日,CZ 表示鑑於披露的 Alameda 資產負債表存在疑慮,幣安將清算其總價值高達 5.84 億美元的 FTT 總持倉。

作為回應,Alameda 當時唯一的執行長 Caroline 出面表示資產負債表沒有真實反映該公司上百億美元的資產價值,這與 SBF 的推文相呼應。

然而,此舉卻加劇了人們對 Alameda 和 FTX 比公眾認為的更混雜的擔憂。

當 Caroline 之後向 CZ 公開要約以 22 美元的價格購買所有 FTT 時,市場開始猜測如果 FTT以低於該價格在市場出售,Alameda 可能有貸款將因此被清算。

市場反應了恐慌。根據 Nansen 的數據顯示,截至 2022 年 11 月 7 日,價值約 4.5 億美元的穩定幣在 7 天內被抽離了交易所。

銀行擠兌開始了。

2022 年 11 月 8 日,SBF 向公眾保證,FTX 受到「嚴格監管」並經過 GAAP 審計,且擁有超 10 億美元的現金。(這條推文已被刪除,但 Jason Choi 保存了證據)

當時,FTX 數位市場聯席執行長 Ryan Salame 在一條現已刪除的推文中稱 CZ 的行為「極其糟糕」,整間公司從上到下都試圖減輕公眾的恐懼並止血。

根據與我分享的內部聊天記錄,當時對情況瞭如指掌的 SBF,似乎刻意隱瞞員工,讓他們公開說謊。

不久之後,SBF 公開宣稱 FTX 不使用客戶資產進行投資(即使是國債),並且交易所有足夠的資金來支付所有提款。(推文已被刪除)

交易所的提款請求很快在 2022 年 11 月 8 日被凍結,FTX 沒有進一步的溝通。11 月 9 日,
SBF 宣布與幣安達成潛在交易,並做出另一項欺詐性保證,即「資產將 1:1 承兌」。

雖然提款被凍結,但 Alameda 仍然能夠從交易所提取資金。當被問及原因時,Alameda 執行長 Caroline 聲稱,提款來源是 FTX 美國交易所,暗示只有 FTX Intl 面臨流動性問題。

11 月 10 日,隨著人們開始懷疑這個漏洞太大無法填補,CZ 正式宣布放棄潛在的收購計畫。在 11 月 9 日的內部信中,CZ 表示幣安並未策劃整起事件。

不久之後,FTX 似乎又恢復了提款。FTX 聲稱這是其遵守總部所在地巴哈馬法規的決定。但事後巴哈馬監管機構很快在一份官方聲明中揭穿了這一說法。

以下是匿名人士洩露給我的私訊,SBF 似乎指示他的一名員工再次公開進行欺詐。

但如果不是巴哈馬當地民眾,究竟是誰一次兌現數百萬美元?

根據主要消息來源,我可以確認至少有一名員工——既不是巴哈馬人,也非基於巴哈馬——能夠成功提取資產。人們開始猜測,內部人員正在套現,並將他們的提款與實際的巴哈馬用戶混合在一起。

很快的,用戶開始想方設法利用該漏洞,據稱至少有一位知名交易員 Algod 購買了巴哈馬的 KYC 資料以藉此走錢。

2022 年 11 月 11 日,孫宇晨宣布了一項承兌計劃,允許 FTX 的部分用戶通過與 TronDao
網路相關的資產提取資金。這導致 FTX 的 TRX 價格出現巨大溢價。

出於某些莫名其妙的原因,SBF 從未暫停過對 FTX 上的交易,這導致多個永續合約交易對進行對敲,用戶故意輸錢給一個能夠提款的帳戶以借此出場。

到目前為止,FTX 與 SBF 從未回應有關巴哈馬提款以及內部人士是否套現的問題。

在破產公告宣布後,提款終於被暫停,然而,數億美元開始從 FTX 中被抽走。總法律顧問 Ryne Miller 聲稱 FTX 正在將自己的資產轉移到冷錢包。然而,經驗豐富的鏈上偵探 Zachxbt 發現這可能是潛在的駭客攻擊。

當多名員工聲稱他們被欺騙並且明顯不滿時,SBF 與 Ryan Salame 沒有嚴格實施作業安全、鎖定平台資產、暫停交易與提款,這是管理上的一大疏失。

在短暫的沉默之後,SBF 在 2022 年 11 月 14 日發布了一系列神秘的推文來嘲諷大眾。

最近,有關 FTX 後台允許 SBF 轉移用戶資金的消息似乎已經浮出水面,但目前尚未得到證實。根據主要消息來源,從頭到尾只有 4-5 位高階管理層知道 FTX 所面臨的困境。來源分享的人包括:SBF、Caroline Ellison、Gary Wang、Ramnik Arora、Constance Wang、Nishad Singh。但 Constance Wang 嚴正否認此說法。

還有很多更有趣的事,例如:Caroline 的部落格、SBF 興奮劑成癮、FTX 辦公室狂歡,但我認為這些都與尋求真相的人無關。

這將(希望)是 FTX 傳奇的最後發展,沒有起訴和償還債權人。我在我的 Podcast 上錄製了一個 20 分鐘的刪節版本,您可以在由此收聽:

join Zombit

加入桑幣的社群平台,跟我們一起討論加密貨幣新資訊!

zombie

桑幣正在徵文中,我們想要讓好的東西讓更多人看見!
只要是跟金融科技、區塊鏈及加密貨幣相關的文章,都非常歡迎向我們投稿
投稿信箱:[email protected]

為提供您更多優質的服務與內容,本網站使用 cookies 分析技術。若您繼續閱覽本網站內容,即表示您同意我們使用 cookies,關於更多相關隱私權政策資訊,請閱讀我們的隱私權及安全政策宣示